我现在负责公司最大的乙方部门和最大的甲方部门,一边想着怎么挣一个亿,一边想着怎么花掉一个亿,年底收官亚历山大。
女儿给我支招,就让我的A部门向我的B部门采购一个亿,那岂不是两边的指标都完成了。

#[3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