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从北京出差回来,第一件事情,就是彻底与我曾经的“圣母心”断舍离——完成了对一位我曾经很在意的员工最后一次诫勉谈话。
为什么是最后一次?因为如果对一个人失望至极,那我会选择沉默不语,多一个字、一个表情,都感觉满身心的疲惫。

#[37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