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上高中的时候,我爸基本上每天应酬,喝得不省人事。我不能理解甚至厌恶。
后来我工作以后,也变成了我父亲这样。要么加班要么喝酒,每天到家的时候,我女儿大多已经睡下了。
现在我开始理解我父亲,也希望有一天,我女儿也能理解,她的爸爸烂醉如泥回家,甚至不省人事,不是因为他贪酒,不是因为他无度,只是因为中年人工作的无奈。

#[6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