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务局,KTV 唱歌。几个老男人嘶吼完之后,发现没有什么歌可唱。于是点了郑智化的《水手》。唱着,唱着,都不由自主地举起杯子。因为这歌词就像是自己的生活写照,聚光灯一样照着自己,无处可躲。很惭愧,很羞耻。
歌词是这样的:
长大以后为了理想而努力
渐渐地忽略了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
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
说着言不由衷的话
戴着伪善的面具
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
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
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

#[10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