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不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轰轰烈烈地死去,而一个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谦恭的理由活着。

塞林格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
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