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想到对足球毫无兴趣的我,会因为卡塔尔世界杯,要在上海出长差一个月…
不过说起来,我跟上海的缘分也真是奇妙。
高三那年复旦给了我们学校一个保送名额,然而我并没有选择去复旦。
一方面是我不太喜欢上海的人文环境,另一方面被保送的那个人不是我。

#[33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