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晨洗脸,老婆叮嘱我用黄色的瓶子。然而我寻摸了半天,就是没有找到。最后在她的指引下,找到了如图的瓶子。我实在不明白,靠,这不是白色的瓶子嘛!
搓脸的时候,我终于悟到了:怪不得老婆总是揪着我的小毛病批评我,从不表扬我那么多的优点。可不就像她关注不到这个瓶身主流是白色的底,而只纠结于黄色的花纹一样。
我跟瓶子一样,其实还是很白很白的,嗯,就是这样滴~

#[11]